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    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清晨李青早早起床,老父李庆已经准备好早餐,煮的恰到好处的浓粥和咸菜,虽说不得色香味扑鼻,倒也别有风味。

        李父大菜做不好,?#39029;?#23567;?#35828;?#20063;练出来了,李青暗想着。

        此世有着君子远?#39029;?#20043;说,更何况堂堂秀才公,一切都是因为他。

        默默吃完粥,李青起身开门,打算到军营转一圈,本村壮丁已经归家,可还有不少家在外地之人,这些都需要他来?#25165;擰?br />
        刚打开门,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密密麻麻的人群拥挤的站在门前,一张张憨厚的脸庞望着他,见李青出来纷纷跪倒在地,最前方的老者走到李青面前。

        李青认识此人,李存孝,本乡乡正,也是李氏一族族长,是乌堡内的实际控制人,按照族?#23376;?#35813;称为族叔,略为一想便明白过来。

        笑着说道:“族叔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,青也好提前?#25165;擰保?#35828;完好像突然醒悟一样说道:“族叔入内喝茶”。

        李存孝拉住李青笑咪咪道:“打你小时我就看你不平凡,现在果然立下如此功业,南岭山贼为祸本县多年,最终被我们李家贤儿剿灭,真是大快人心”。

        嘴上说着,眼睛却偷?#20498;?#23519;着李青神色,李青面色如常,颇有些宠辱不惊的味道,更令人惊讶的是此人不过十六岁,过了年也才十七,如此少年能如此沉着,将来绝对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不管李家是不是?#39318;?#34880;脉,看李青表现,将来带领李家兴旺者必是此人!

        “是族长来了,还请入内”

        李庆听到外界声音出来迎接,三人在小小客厅落座,至于外面的乡人因为人数众多只得在外面?#32676;頡?br />
        “贤弟生了个麒麟儿啊,李氏今后就要依仗你家了”李存孝喝着粗茶笑着说道。

        李庆心中一惊,不知道族长这事?#25105;猓?#24515;中斟酌着不知如何回答,李青倒彻底明白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本世界因为百鬼夜行的关?#24213;?#28789;地位最为重要,宗族为天的观念深入人心,因此族中有后代的族长长辈都会尽力扶持。

        想必自己谋取巡检一职的消息李存孝已经知道,挟剿灭山贼的名望其他职位不好说,巡检一职问题不大。

        这就入了官身,李父又是秀才出身,李家父子地位很快就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,李存孝这是提前过来示好的。

        而这正是他一直谋算的。

        先是故弄玄虚营造要起运的假象,然后又剿灭山贼梳理威信,这就令乡人开始敬畏信服,李存孝要开始下注了。

        当即起身抱拳说道:“李家稳居番禺,都是族叔主持族务几十年劳苦功高,小子不过刚有点功劳哪敢逾越,今后还要族叔多扶持才是”。

        这话说的李存孝老怀大慰,只要李庆一?#20063;?#35851;取他族长之位此行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,越看面前的少年越是?#19981;丁?br />
        年少有为,有勇有谋,识大体,李家有此后人真是幸事。

        当?#31895;?#30528;门外的族人说道:“青儿想要建功立业,族中不能不有支持,外面有族人六十三人,贤?#27602;?#31649;收入团练中,不要担心他们不听话,谁不听?#21448;?#25381;你就告诉我,须知族法可不是虚设”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族叔”李青满意道,如此李家团练和南岭山贼两队兵丁不缺了。

        李庆此时终于明白过来,当初的番禺第一才子聪明才智自是不缺,唯一欠缺的是人情往来,不是不懂而是心中不愿。

        望着自家孩儿沉默无语,知子莫若父,他早就知道李青暗中图谋着什么,只是他也不知如何与之沟通,只得装作不知。

        只得内心暗自神伤,如果不是他无能,何须孩儿十六岁就要经历这些。

        随后李青招来历元龙和危子平,命二人把乡人编入团练?#37266;?#32451;,李家团练分为两队,夹杂一些见过血的壮丁一起训练。

        “族中后生就交给贤侄了,老父告?#24688;?#26446;存孝知晓了李青的态度,起身告?#24688;?br />
        “族叔且慢”

        李青叫住李存孝,?#28909;?#26446;存孝有了扶持之意,不好好利用一番岂不是太过可惜。

        当即笑道:“那么多乡人加入,光靠我家如何养的起那么多人,有些事情还需族叔帮忙才是”。

        李存孝面色发黑,两队兵丁就是一百人,人?#36234;?#21487;不是一笔小开销,李青小儿莫非想要族中出粮不成。

        心中虽肉痛却不好拒绝,据他推测李青谋取巡检一职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,只要成了巡检还差这点粮食吗?

        犹豫一番后说道:“贤侄说的是,族中是该支持一番,只是尚?#36766;?#25910;族中也无多少存粮,就出三十石如何?#20445;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族叔,族叔应该听说过南岭乡吧”

        李存孝呼吸有些急促,南岭乡位于南岭山下,三十年前因为南岭闹山贼举族搬迁,田地都荒废下来,现在山贼被剿灭,?#20999;?#33391;田自然可以开发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以往他自然不敢想,如果李青获得巡检的位置,那一乡的?#24651;?#26446;家自然可以设法占据下来。

        李青见李存孝神色知晓此人已然心动,当?#27492;?#36947;:“我打算在南岭山下建一个庄园作为团练今后的营生,以及封赏立功壮士,但南岭乡太大,还需全族一同开发才是”。

        民以食为天,能获得?#24651;?#23545;李存孝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大,当即留在李青家用午餐,两人把建庄园以及开垦的细节仔?#24178;?#35758;着。

        然后李青在亲兵守卫下?#36132;?#21335;岭山,五名亲兵个个精?#24120;?#37117;是从团练中挑选的好手,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少年,安全上再?#32454;?#19981;为过。

        亲兵伍长名为石鸿羽,是伴随转世的四名阴兵之一,只是此人沉默寡言,武艺超群,因此被留在身边贴身保卫。

        沿着乡村小路边走边观察着,?#33050;运?#30000;都荒废了,如果不是山贼这些可都是良田,交州水源充足,水稻一年三熟,这些良田一年亩产能达三石,浪费实在太可惜了。

        李青粗略估计南岭乡能开垦的水田有八千亩,命令亲兵把连片区域圈起来,大概五千亩左右,正好建一个庄?#21834;?br />
        这里今后就是他的大本营了!

        这时李青感受到头顶气运发生变化,一团红色气运降落到头顶,心中大喜,仲正业成功了,县令已经任命他为代理巡检,这是朝廷气运加持。

        原先白里透红的气运在朝廷气运加持后迅速发生变化,白气迅速翻涌着转化为红气,照耀的脸色都有些红润,形成内红外白的景象。

        外围环绕的白色气运越发浓郁,这是他伪造的天命受到越来越多的人认可,声望带来的气运,见此李青面露得色。

        增益气运,也不是没有取巧的方法!

        当即下令道:“出发,我们去县城”。
    福建快三平台登录

  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
  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