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    我要发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 > 第二十七章 英雄救美
      张芸芷停住了脚步,有些吃惊的望着旁边的这个人。

     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一双坚毅有神的眼睛,脸型略显消瘦,脸?#20384;?#35282;分明,本来应该是一张冷峻的脸,但是脸上?#21019;?#30528;慈祥的笑容。

      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向张芸芷,却一直盯着她手中提着的鸟笼,很诧异的样子。

      张芸芷看着笼中的鸟儿,扑腾着翅膀,正朝着这个中年男人厉声尖叫着。

      张芸芷从鸟儿异常的表情中,强烈的感受出鸟儿对这个男人疯狂的敌意,而?#19968;?#26377;一丝胆怯。

      这个先生好像突然来了兴趣,看着张芸芷说:“请?#25910;?#20301;小姐,这只鸟儿是你的吗?它看起真可爱。”说着就用手去触摸鸟笼。

      张芸芷一收手,把鸟笼藏在了身后,说:“是啊,这当?#30343;?#25105;的,你想要怎么样?”

      这个中年男人说:“?#30343;裁矗?#25105;?#30343;?#30475;着这鸟儿非常可爱,我想把它买下来。”

      张芸芷调皮的说:“先生贵姓啊?你真的想买我的这只鸟儿?”

      这位先生一愣,马上说:“买啊,真心买,我姓董,名?#20063;!?br />
      张芸芷嘴角一翘,有些得意的说:“这是我的宝贝儿,我怎么会卖呢?你自己去花鸟市场买吧。”

      张芸芷笑着白了他一眼,也不理他,向着街对面的同学跑了过去。

      这个先生并没有阻拦,就站在那里,一直看着张芸芷和同学走进旁边的那条小巷,直到她们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。

      他的眼角露出一丝常人不易觉察的冷笑,这样的笑容出现在他那张慈祥的脸上,是那么的格格不入,?#19978;?#21254;匆的人群里,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一闪而逝的冷笑。

      他看了一下巷口,这里是打铜街二巷。然后他转过身来,沿原路往回走。

      ◇◇◇

      张芸芷和同学回到家里,那鹦鹉口中还不断的叫着:“八格牙路、八格牙路……”

      张芸芷有些恼了,对它说道:“别叫了,谁教的这句话,我怎么都不知道?”

      她对旁边的同学说:“它叫的是?#35009;?#24847;思?我怎么都听?#24187;?#30333;呢,我没有这样教过它的?”

      一个叫慧敏的同学说:“我听着,这鸟儿叫的好像是日?#20928;啊!?br />
      张芸芷惊奇的看了她一眼说:“你?#35009;?#26102;候懂日?#20928;?#30340;?你真的听出来,它叫的是日?#20928;埃俊?br />
      慧敏迟疑了一下说:“应该是吧,我听一个学日语的哥哥说过,不过,这是一句骂?#35828;幕啊!?br />
      张芸芷有些着急的问道:“那到底是?#35009;?#24847;思?你快说呀!急死我了。”

      慧敏笑了笑说:“这句话的意思是‘混蛋男人’,是一句骂?#35828;?#35805;,据说是男人骂男?#35828;?#35805;,我们女生才不要学呢。”

      另一个叫淑贞的同学听了,不禁大笑了起来。

      张芸芷看了两个同学一眼,也忍不住笑起来。一时间,三个小女生都笑作了一团。

      张芸芷的心里有一个念头,一闪而逝。

      难道这鸟儿认识刚才那个董先生,或者说,刚才那个董先生是日?#25937;耍?#36825;怎?#32431;?#33021;呢?

      刚才那个先生明明就是中国人嘛!说的也是中国话,怎?#32431;?#33021;会是日?#25937;耍浚?br />
      张芸芷毕竟是少女?#30007;裕?#19968;会儿被其他事情一打岔,就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了。

      ◇◇◇

      董?#20063;?#36208;了一会儿,在街边叫过来一个报童,买了一份《新华日报》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

      走不多远,在复兴路附近,?#25112;?#20102;街边的一家“三民茶馆”,半天没见出来。

     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,打铜街二巷巷口,多了一个卖烤红薯的摊子,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大声叫卖着。

      一会儿,张芸芷、慧敏和淑贞听到烤红薯的叫卖声,就?#28216;?#37324;走出来,围住了烤红薯的摊儿。

      卖烤红薯的年轻人热情的对她们说:“新烤的红薯还差一点火候,你们稍等一会儿,?#33464;?#23601;烤好了。”

      三个女孩子反正就没啥正经事儿,都说没关系,那就等一会儿吧。

      她?#28508;?#26469;就是同学,又是极要好的闺蜜。放寒假这么久,第一次聚在一起,自然有说不完的?#21834;?#20320;一句,我一句,打打闹闹,热情又亲热。

      那个卖红薯的年轻人,认真的翻看着炉子里的红薯,?#36335;?#27809;有注意她们在说些?#35009;礎?br />
      慧敏对张芸芷说:“先吃点烤红薯,中午就在我?#39029;?#39277;,我昨天就跟我妈说好的,我妈弄的?#19997;?#22909;吃了,你不信问淑贞,她都说我妈妈弄的鱼特好吃。”

      旁边的淑贞点点头,说:“芸芷在我?#39029;?#36807;饭的,慧敏妈妈弄的饭菜真的很好吃的。”说完,还有些故作遗憾的补充一句:“比我妈妈弄的菜还好吃些。”

      张芸芷开心的笑着说:“好啊,只要有好吃的,我都可以。”

      淑贞又说:“吃完饭就去我家里玩,我哥哥刚刚从美国回来,带了好多新奇的洋玩意儿,我?#24378;?#20197;一起玩。”

      张芸芷?#31361;?#25935;听说有新奇玩意儿,当然愿意了,连连点头说好。

      慧敏又说:“我好久没有看电影了,要不我们下午玩完了,再去看场电影,听说这两天有一部美国的新片上映了。”

      张芸芷有些担忧的说:“临江门码头的过江轮渡,傍晚六点钟就要收班,不知道看完电影还来不来得及?”

      慧敏说:“没关系,我们看好时间,不耽搁你坐轮渡就好了。”

      张芸芷想一想也是,就开心的答应了。

      这几个家境都非常不错的女孩子,就这样愉快地制定好了今天的玩耍计划。

      烤红薯的年轻人,从烤炉里面?#32479;?#20102;三个热气腾腾的烤红薯,用纸袋包了,分别递给他们三个。

      他还笑着说:“好了,刚出炉的,还烫着呢,吃的时候可别烫着嘴!”

      三个女孩子笑嘻嘻地接过烤红薯,慧敏的付了钱,她们一边吃着烤红薯,一边嘻哈打闹着,回到了慧敏的家。

      ◇◇◇

      临江门码头。

      码头上聚集了不少人,都是?#21364;?#20056;坐最后一班轮渡过江的人。

      张芸芷快步的穿过临江门正街,沿着?#24576;?#22369;石梯坎向码头走去。她虽然知道还有时间,但是她还是怕误了最后一班轮渡。

      下午和几个同学在一起玩得非常开心,还去看了一部最新的美国电?#21834;?#22905;放寒假以来还没有这么轻松的玩过。

      不过在玩儿的过程中,她的头脑中不时闪过林寒的影子,他?#24623;?#36828;不变的温柔的微笑,和昨晚的甜言蜜语让她有时候心不在焉。

      她的异常表情被两个闺蜜看在眼里,马上招来她俩的怀疑和盘问。

      三个女孩子都处于情窦初开的豆蔻年华,各?#38405;?#24515;深处都隐藏着一份朦胧的爱,张芸芷怎么能够逃过她们的眼睛。

      闺蜜的逼供是热情而缠绵的,在两个闺蜜的轮番进攻下,张芸芷就算百般不愿意,也不得不说出她和她的小林哥的秘密。说得两个闺蜜心中,多了许多说不出来的羡慕,但更多的是,为自己最?#38376;?#21451;感到高兴。

      张芸芷手里还提这那个精致的小鸟笼,走过河滩上的碎石,走上了趸船。

      今天的人真多,趸船上数量有限的座位早就坐满了人,趸船客舱里非常拥挤,空气也不好。

      张芸芷怕笼中的鸟儿受了憋屈了,就走到趸船的外面,在船?#23219;?#19968;个系缆绳的矮木桩上坐了下来。她吹着江风,凉飕飕的,感觉很舒服。

      江面上渐渐的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,最后一班轮渡还没有开过来。

      这时,有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年轻人,也走了过来,站在离她一步远的船?#23219;擼?#25163;里还提着一个书包,满脸焦急的望着空?#21561;?#30340;江面。

      今天这一班轮渡误点了,趸船上的人议论?#36861;祝?#22768;音越来越大,连船舱外面的张芸芷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    张芸芷坐在那里,有一点心不在焉,不时?#25022;?#23567;鸟笼中的鹦鹉,倒不像那些人表?#20540;?#37027;样激动。

      张芸芷转过头来,看了看码头上面的山城。

      这个时候,沿山层层叠叠而建的错落有致的房屋里,都点上?#35828;疲?#26143;星点点的,在渐渐升起的江雾中,朦朦胧胧,若隐若现,恍若仙?#22330;?br />
      她还隐隐约约的看见有一辆轿车开过来停在了公路边。还可以看见在石梯坎上移动的模糊的人?#21834;?br />
      张芸芷收回来视线,?#38405;?#31548;中的鹦鹉很无奈的说:“宝贝儿,船还没有来,不知还要等多久?你着急不?”

      这鸟儿?#36335;?#21548;懂了张芸芷的话,叽叽喳喳的叫着,在她听来就像是在对她说“不急、不急。”

      张芸芷听了笑着说:“哈哈,真乖,就是可爱,难怪有人想出钱买你。”

      这?#26412;?#21548;到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。“芸芷小姐,这只鹦鹉你?#24613;?#21334;多少钱?”

      张芸芷转头一看,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,就是今天早上在打铜街遇见的董?#20063;?br />
      张芸芷瘪了瘪嘴冷冷的说:“你别想了,我才不会卖我的宝贝!”

      这时这只鹦鹉又尖声地叫起来:“八格牙路、八格牙路……”

      董?#20063;?#20919;冷的说:“今天可能就由不得你了。”说完,挥了一下手,他转身就走了。

      张芸芷的身前出现了两个精壮的汉子,向她逼了过来。她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上午卖烤红薯的那个年轻人。

      一个人向她逼过来,另一个?#35828;?#30446;标是她手中的鸟笼。

      张芸芷心中突然灵光闪现,大叫一声:“有日?#25937;耍?#25235;汉奸啊!”

      站在旁边的那个学生装的年轻人冲了过来,挡住了那两个人,大声喊道:“你们要干嘛?干嘛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?谁是汉奸?”

      他话音?#31456;洌?#34987;那个卖烤红薯的汉子一拳击中胸口,一个?#24590;?#31449;立不稳,“扑通”一声就掉到江里去了。

      张芸芷吓得闭上双眼,抱紧了手中的鸟笼,蹲在地上,大声尖叫起来。

      张芸芷接着又听到了“扑通、扑通”有?#35828;?#21040;江里的声音,她又紧张的站了起来。

      这时,张芸芷突然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双臂从后面搂住了她,她刚要?#36361;?#23601;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同时,又听到了一句她最熟悉的声音。

      “芸芷妹妹,别怕,是我!”
    福建快三平台登录

  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
  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