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        却说风落兮径直到了西海,她悬在海面上,看到本应蔚蓝的海水变得暗黑,心里?#21040;?#19981;好。

        嘴里念着避水咒,风落兮轻轻的降在了海里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穿过飘扬的海草植物,避开成群的海鱼,落在西海君元泓的府邸前。四海宝物富饶,这海君府更是奢华到连墙上都镶着珠宝,两扇大门更是用纯金打造,闪耀着金色的光芒,刺得风落兮有些睁不开?#37048;?br />
        “何?#35828;?#27492;”及至门前,两只虾头人(身shēn)的护卫将风落兮拦住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?#26377;?#20013;取出一块淡青色玉牌,示于二虾兵,“邛海大荒山来人。”

        二虾将见到令牌,忙屈膝拜道“上仙恕罪。”然后,略过通报,恭敬的将风落兮请入府。

        刚踏入里面,又迎面撞上西海龟相。

        “原是帝君到此,小仙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。”龟相向风落兮拜了一拜。

        “龟相无需多礼,我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同元泓君?#26691;欏!?br />
        那龟相面露难色,顿了一会儿才说道“帝君,实不相瞒,我家君上病了好些时(日rì)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”风落兮诧异道,“元泓君患了何病”

        那龟相叹了口气,“半月前一青衣女子自称妭者,来府上闹事,君上同她打了几个回合,便病了。”

        妭

        风落兮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,突然灵光一现。

        神策有记载过一个名叫妭的人,是为一女子,乃上古年间后期所生,因其(身shēn)所到之处,滴雨不漏,异常干旱而被世人称为旱神女妭。

    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亦明白过来,九州之内唯独兖州异常干旱的原因了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在龟相的引领下来到西海君元泓休息的地方。那元泓君躺在(床chuáng)上一动不动,要不?#24378;?#21040;他偶尔起伏的肚子,真会以为他已经死了。风落兮略一察看,见他面色紫黑,呼吸不畅,还伴着重重的呼吸声。

        “元泓君是中了那女妭的旱毒。”风落兮检查出病因。

        “那还能否医治”龟相探头急切的询问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点点头,“元泓君毕竟(身shēn)为上阶仙人,体内灵气已将毒素压制住,只需我助他排出?#32431;傘!?br />
        龟相悬着的心这才归了位,长长的舒了口气,拜谢道“那?#22836;?#24093;君了。”

        风落兮命龟相将元泓扶起坐在(床chuáng)上,背朝向外方。然后自己?#20284;?#23558;神力注入元泓体内,可那旱毒非俗物,又在元泓的体内滞留了半月有余,非轻易能够排出的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的力量和旱毒相互抗拒着,一时难以较出高下。一旁的龟相只看到风落兮渐渐严肃起来的神色,以及两?#33267;?#37327;在对抗中产生的强大冲击力将屋内的帷?#25910;?#24471;乱舞。

        豆大的汗珠一滴接一滴,很快就在风落兮的额头上汇成了水流,滑过颧骨,从下巴滴落。

        看帝君的样子,多半有些棘手,早知道便不请她帮忙救治了,万一因此而伤了神体,这?#25159;?#20309;是好

        龟相微微有些焦灼起来。

        其?#21040;?#36825;毒于风落兮来说并不是太难的挑战,之所以如此费力,还是与前几(日rì)在黑森?#27835;?#20837;幻境有关,那次为了能从幻境中出去,与妖魔交锋,耗了近一半的灵气,致使自己灵力减弱,就连解个旱毒也有些费力气。

        约莫多了一炷香的功夫,原?#20928;?#36855;的元泓突然腰板(挺tǐng)直,大叫一声后向前倾去,随后,从口中喷出一滩黑血,又软绵绵的倒在了(床chuáng)上。

        “差不多了,等元泓君醒来应该就没事了。”风落兮虚弱的跌倒在地上,将元泓扶在(床chuáng)上休息的龟相又赶忙跑去将风落兮扶到椅子上休息。

        “帝君”

        风落兮连忙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,她知?#28010;?#35201;说些?#35009;矗?#26080;非是感谢她的救命之恩这一类的(套tào)话,这些她听得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休息一会儿,要是元泓君醒了便来报我。”风落兮吩?#21171;?#27605;,便在另外的房间内打坐养息。

        不知道灼华?#28508;?#24590;么样了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难免有些担心,为了不胡思乱想,又只得安慰自己灼华非等闲之辈,区区小事,应该难不倒他。

        这样想着,便也稍稍放下心来,风落兮渐渐入定。

        待回神醒来后,见元泓也已醒来,席地坐于她的下方。见风落兮睁开双眼,马上跪拜行了礼后,跪坐于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元泓君可好些”风落兮问。

        元泓拜?#20928;?#36947;?#24052;?#24093;君洪福,小仙好多了。”

        风落兮放心的点?#35828;?#22836;,才说明了来意“那兖州饱受干旱之扰,那兖河水量不足,我便派了兖河水仙霈前来借水,可?#20004;?#26483;无音信,便亲自前来。”

        元泓听后,仔?#36214;?#20102;想,觉得奇怪,“?#23665;?日rì)并未有人前来西海求水。”说完,又想到自己昏迷了许多时(日rì),并不是事事都清楚,便仔细询问了龟相,龟相也表示这期间没有人前来拜访,元泓继续道,“那兖河距离西海少说也有万里之远,再加上途中支流众多,或许是那水仙霈不熟悉路途,?#26376;?#20102;罢。”

        但愿只是?#26376;?#36825;般原因。风落兮想着。

        “?#24825;也还?#20182;,?#28909;?#20803;泓君已苏醒,?#28508;?#31245;作休息后同我前往兖州降雨。”

        元泓领了命,又命人将早已为风落兮?#24613;?#22909;的膳食呈上,这才拜退,亲自点兵,?#24613;?#21069;往兖州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正用着膳?#24120;?#24573;听得有声音从远处传入耳?#23567;?#22905;起初以为是海府里的杂音,可仔细听后又觉得不像。

        “你?#24378;?#26377;听到?#35009;?#22768;音”风落兮?#27663;?#36330;着的婢女。

        那丫头摇了摇头,回道“回禀帝君,奴婢未曾听到。”

        风落兮以为是自己太累,产生幻听了,可那声音断?#38386;?#32493;,似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,萦绕在耳边,挥之不去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又问了那几个丫头,亦?#22829;?#26366;听到。

        不祥的预感在她的心里陡然升起,她凝神,仔仔?#36214;?#30340;听着那声响。

        “姐姐”

        是小狸在叫她。

        只听出是小狸的声音,具体说了些?#35009;矗?#20219;她怎样认真,也再听不到其它。但风落兮依然能听出他的急切与恐惧。

        小狸应该?#28508;?#20154;抓了。

        那灼华呢

        风落兮难以思考太多,腾的站起(身shēn),让丫头转告元泓有事要处理,便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出了水面,立于茫茫无边的西海之上,风落兮纵观四周,除了惊涛骇浪,并未发现有小狸的(身shēn)影。

        但那声音却越来越清晰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循着声音?#32610;遥?#21482;在岸边发现了一个白色的海螺,那声音便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看来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,想要引她出来。

        岸上千米开外,是?#25552;?#23697;的森林,放眼望去,俨然一片绿色的海洋。

        森林之宽广,一眼无法望到尽头,树木之高耸,犹如参天之柱。

        若是一层一层搜寻,也不知道要?#25991;?#20309;月才能找到小狸。

        唉本来想在人间低调行事的,却被这要妖魔们((逼bī)bī)得低调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面对海的方向,吹了个长长的哨音,然后,看着前?#21073;却?#30528;。

        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突然从空中传来很重的鼻息声和咆哮声,须臾之后,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从天而降,落在风落兮的(身shēn)边。

        瞧之,那东西长着豹头狮(身shēn),体?#36884;?#22823;,相貌骇人,它从鼻子里呼口气,便将海沙扬起,尾巴轻轻一甩,便可将那参天大树连根拔起。

        女帝风落兮有三间宝物一件是她常用的法器云鞭,是上古年间,娲皇从大荒山顶砍下?#21019;?#36896;人类用的藤条;一件是从娲皇那里继承的象征权力与地位的女娲剑;还有一件便是这坐骑名为烛照的圣兽。

        ?#24378;?#36215;来无?#35748;湃说?#22307;兽在见了风落兮后,非常的温?#24120;?#36830;吐气都轻柔了许多,生?#38470;?#39118;落兮伤着,它抖了抖(身shēn)体后,(身shēn)?#28201;?#24930;缩小,比马略大?#35748;?#30053;小些。

        烛照晃了晃(身shēn)体,便将前腿跪下,等风落兮上背。

        “烛照啊烛照,前些(日rì)?#28216;?#23624;你做了回凡间的马,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现。”风落兮跨在它的背上,抚摸着它的?#26412;薄?br />
        那圣兽通灵,虽不能言语,却能感受到风落兮心中所想,待风落兮骑上后,脚下生风,迅疾的朝森林里狂奔而去,不见了影,只留下(身shēn)后飘扬的泥?#23613;?br />
        (身shēn)侧景物一晃而过,风落兮伏在烛照背上,左边看了看右边,?#32610;?#30528;小狸的影迹,生怕一不留神就错过了。

        可那妖着?#21040;?#29502;,不知将小狸藏在何处,除了沿路落下的传声海螺之外,任风落兮如?#25991;?#31070;感知,也无法探知分毫。

        此时风落兮已有预料,那妖魔是冲自己来的。

    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,烛照驻足在密林深处,而且已有一段距离没有看到留下做标记的海螺了。

        应该就是这里了。风落兮想。

        不凋长青树错落高耸,枝林繁茂遮了顶。(身shēn)下的烛照缓步踱着,踩着满地的枯?#38497;?#22030;作响。风落兮目光如炬,谨慎的盯着周围的变化,云鞭悄然显现,挽了几圈握在她的手里,时?#22871;急?#30528;应对一场大战。

        忽然,四周有团?#25490;?#38654;朝风落兮袭来,带着些炽烈的(热rè)气,一点一点的朝风落兮((逼bī)bī)近。

        “何方妖孽在此故弄玄虚”这点雕虫小技还为难不到风落兮,她只需扬起云鞭轻轻一挥,那雾自然便散去了。

        头顶传来一阵鸟散的乱飞惊啼声,随后,从远处((荡dàng)dàng)来一物体,悬挂在风落兮面前的树干上。

        “小狸”风落兮一眼便识得那化作原形被倒挂着的小狸,抬手一挥便将绳子割断,又仍去云鞭将小狸缠住,拉到自己怀里。

        探了鼻息,摸了灵脉,知晓他?#27492;潰?#39118;落兮的心才落回肚里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将小狸安放在烛照的背上,又凑到烛照耳边说了几句,才飞(身shēn)向前落在地上,而驮着小狸的烛照猛地转(身shēn)朝来的方向飞奔而去。

        这时,空中又传来一阵肆意的蔑笑,一声闷响过后,莫千跌落在前方的树底下,歪斜的依靠着树干,气息微弱,“夭夭姑娘,快走”

        风落兮这才明白过来,自己中了计,那妖是故意先放出小狸,调走了圣兽烛照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朝前跑了几?#21073;?欲yù)?#39286;?#21315;,突然一人现(身shēn)拦于她的(身shēn)前。

        罗裙青衫,女子鬓发高?#28023;?#26463;起一发髻,发髻上(套tào)着一白色银冠,(身shēn)后青丝和裙随风而舞。那女子目含愠怒,眉梢直入两鬓,薄唇嘴角挂着轻蔑,俨然一派女斗士的模样,正似笑?#20999;?#30340;看着风落兮。

        “旱神女妭”风落兮唤着她的名号。

        女妭一声低哼,手中执着一柄,揶揄道“女娲竟然选了你这么个黄毛丫头任女帝,也怪不得这三界动乱,即将重现三万多年前的神魔大战了。”

        风落兮亦回道“久闻将军威名,曾以六界第一女将闻名天下,不曾想竟遁了魔道,想着也甚?#24378;上А!?br />
        “人各有志,且你那女娲娘娘以假仁济天下,我宁入魔道,也羞与她为伍。”

        无非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力罢了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懒得于她闲扯太多,直接质问道“?#28909;荒?#25105;非同道者,我也就不多说了,我且问你,你?#38405;?#21315;和小狸为质,引我前来究竟是?#25991;?#30340;还?#24515;?#39764;神夙昔现在何处”

        女妭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的难以置信,沉静片刻忽而笑道“魔神所在自然不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够知道的,而我今天引你前来,就是为了取你(性xìng)命,为魔神的统一大业除掉你这个障碍。”

        女妭说着,提?#21476;?#20914;而来,用力之猛,将地上的枯枝败叶震得四处飞起,而风落兮反应也够快,见枪((逼bī)bī)来,提(身shēn)朝旁边一闪躲了过去,同时又甩出长鞭,将女妭枪任缠住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我低估你了。”女妭眼中迸(射shè)出兴奋的目光。随即挣?#35328;?#38829;的束缚,举枪如螺旋般朝风落兮刺去。

        女妭毕竟长了风落兮三十多万岁,又是曾经神界的女战神,其功力本就在风落兮之上,再加上女妭是铁了心要取风落兮的命,每每出枪,功力十足,如此二三十个回合下来,风落兮渐渐落了下风。

        女妭?#32824;?#36861;击,她手中的枪忽然幻化成无数只一模一样的枪,如雨点般朝风落兮刺去。

        风落兮?#20540;?#24471;有些吃力,眼看那枪就要冲破阻挡,突然灼华从天而降,落在风落兮的前面,撑开双臂将银枪挡在(身shēn)前,只见他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枪头调转,手掌一推,那枪变回了一只,倒插在女妭脚前。

        最后又在风落兮还未回神之际,揽了她的腰,提着倒在一旁的莫千的领子,飞(身shēn)穿出了密林。
    福建快三平台登录

  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

  •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rp id="tznaz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tznaz"><ruby id="tznaz"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big id="tznaz"><strong id="tznaz"><mark id="tznaz"></mark></strong></big>